365bet竞彩
 
打工摔残引发两起诉讼
时间:2010-8-14    摘自:燕赵晚报

 20038月,南阳农民孙宏涛在打工时从钻井架上摔下成重伤,通过诉讼获赔6万多元。200451,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称“解释”)开始实施,孙宏涛据此再行起诉,法院最终判赔479222.30元并于20051026执行完毕。

    

数年来,在诸多的人身损害赔偿案中,由于当时只有赔偿直接损失的规定,伤残人员的间接损失无法得到司法救济,这一法律规定造成被伤害人一人致残,全家致贫的现象。

    时下,国家的立法行为逐渐引起社会公众的普遍关注,因为一项科学的立法可以“普照大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在立法上扩大了人身损害的赔偿范围,这无疑是全社会的福音。——编辑手记

    

打工摔残包工头躲避责任一逃了之

    

    20036月中旬,家住南阳市仲景路的农民孙宏涛经人介绍,到南(阳)邓(州)高速公路工地,跟随一名李姓工头做临时工,具体工作是钻孔。

    200382下午5时许,在施工中因钻孔需要更换钻杆,李某要求孙宏涛爬上井架更换。孙宏涛听从李某指派爬上井架6米高处准备更换钻杆,这时钻机操作手张某离开井架接听手机,工作人员魏某代替操作。由于竖立的井架无任何安全保护设施,而且井架未安装保险装置,魏某按下开关后井架倾斜、翻倒,孙宏涛随着20多米高的井架倒在机车驾驶室上,双腿被井架死死压住。经诊断,孙宏涛左腿挫灭性损伤、右胫中上段开放性骨折、左内跺骨折并伴失血性贫血。

    包工头李某给孙宏涛送去1万元医疗费后,再也没有下落,但孙宏涛的医疗费还需要5万多元。无奈,孙宏涛向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递上申请书,请求查处这次事故,并责令相关责任单位支付医疗费,但没有回音。无奈,孙宏涛的家人提请劳动仲裁部门对其工伤进行认定,但劳动仲裁部门以孙宏涛没有劳动合同为由,拒绝受理。

    200393,走投无路的孙宏涛一纸诉状将承揽南邓高速公路周营——万新店段土建工程的辽宁省路桥建设总公司(以下简称辽宁省路桥公司)及南阳远东装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远东公司)和包工头王某、李某诉至了南阳市宛城区法院,要求赔偿医疗费、误工费、营养费等共计10万余元。

    大周刊:随着经济的发展,现农村进城务工人员越来越多,尤其是在建筑工程行业。像本案中发生的这种情况,作为打工者可以通过什么途径来维护自身权益?

    姜钟(365bet玩法技巧_365bet竞彩_365bet足球比赛主任律师):采取何种途径维权要看受害人和其聘用者之间的法律关系受什么法律的调整。如果二者之间的法律关系属于劳动法调整范围,那受害人可以自知道或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之日起60日内向劳动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如对仲裁委员会的仲裁结果不服,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在此种法律关系中,劳动仲裁是向法院起诉的前置程序,也就是说,劳动纠纷必须先经过劳动仲裁,再向法院提起诉讼。如果二者之间的法律关系属于劳动法调整之外的雇用关系,那被害人可以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从实效上比较,工伤保险程序实行社会统筹与用人单位无过错责任,有利于受害人及时获得救济;民事损害赔偿程序,在赔偿数额上可能对受害人更为有利,从理论上说,两个标准应该日趋统一。

    大周刊:本案中,孙宏涛开始是向劳动行政部门申请工伤认定,却被以没有劳动合同为由不予受理。回头来又向法院提起了民事赔偿诉讼。这两种程序是什么关系?能选择适用吗?

    王方红(365bet玩法技巧_365bet竞彩_365bet足球比赛律师):在工伤赔偿问题上,世界各国经历了由传统的侵权行为法一元调整机制向多元调整机制的演变。我国1951年就建立了工伤保险制度,但适用范围非常狭窄并一度停滞。改革开放后,工伤保险制度得到恢复,但工伤保险赔付的标准与民事赔偿标准并不统一。实践中,将工伤事故作为侵权行为判决了大量案件。这两个程序能否并用或选择适用,争议很大。最高人民法院的“解释”征求意见稿第十二条第一款的表述是:“因侵权行为遭受人身损害,经劳动行政部门确认为工伤,如果侵权人是用人单位或受雇于同一用人单位的劳动者的,受害人应当申请工伤保险赔偿;受害人请求民事损害赔偿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这样规定,只许受害人申请工伤保险赔偿,不准受害人请求民事侵权损害赔偿,与《安全生产法》第48条的规定相违背,遭到诸多批评。针对这些意见,该条款修改为:“依法应当参加工伤保险统筹的用人单位的劳动者,因工伤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劳动者或者其近亲属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用人单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告知其按《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处理。”从这些立法背景以及“解释”的实施时间看,我个人认为,南阳市宛城区法院对此案作为民事赔偿案件处理,并不存在法律上的障碍。

    

首次诉讼法医鉴定重伤获赔6万余元

    

    南阳市宛城区法院经审理查明,辽宁省路桥公司在承揽了南邓高速公路NO.1合同段土建工程后,与远东公司(不具备相应资质)签订了劳务合同,由远东公司承包其部分工程。远东公司又与王某签订了《内部施工劳务协议书》,将承包的钻孔灌注桩工程交由王某施工。王某又与李某签订了《承揽钻孔合同》,而孙宏涛受李某雇用。孙宏涛的伤情经法医鉴定,被综合评定为重伤,其继续治疗费仍需5.3万元。

    宛城区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辽宁省路桥公司在用人时应当按照法律规定,提供劳动保护,对劳动者进行劳动就业训练。但该公司没有履行上述义务,也未对远东公司、王某、李某的工作情况进行监督管理,因而引起了事故的发生,应当对孙宏涛的损害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原告孙宏涛本人无故意或过失,不应承担民事责任。法院遂判决辽宁省路桥公司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鉴定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继续治疗费共计66339.77元。

    辽宁省路桥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南阳中院经审理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大周刊:两审法院均判决第一承包商辽宁省路桥公司承担赔偿责任,法院这样判决的依据是什么?

    姜钟:我国《合同法》规定,禁止承包人将工程分包给不具备相应资质条件的单位。禁止分包单位将其承包的工程再分包。建设工程主体结构的施工必须由承包人自行完成。被告辽宁省路桥公司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将其承包的工程分包给不具备相应资质的单位,埋下了事故的隐患。被告辽宁省路桥公司作为有资质承包建设工程的企业,将部分工程分包给没有资质的远东公司具体施工后,没有履行法律规定的义务,也未对远东公司王某、李某的工作情况进行监督管理,引起了事故的发生。因此,辽宁省路桥公司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同时,因远东公司、王某、李某与辽宁省路桥公司是内部劳务关系,不能在本案中直接承担责任,故辽宁省路桥公司在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后,可向其他责任人或单位进行追偿。

    

再次诉讼“解释”雪中送炭获赔近48

    

    6万多元的赔偿,仅仅解决了孙宏涛的医疗费,而最大的问题是:他自己的后半生,他60多岁的老母亲、13岁的儿子和两岁的女儿的生活怎么办?

    20045月初,身处困境中的孙宏涛及其家人咨询律师后得知,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孙宏涛在向雇主要求承担医疗费后,可以再要求对方给付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等。

    2004617,出院不久的孙宏涛第二次向南阳市宛城区法院递交了起诉状,请求判令辽宁省路桥公司、远东公司、王某和李某赔偿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残疾辅助器具费、定残后护理费、被扶养人生活费等49万余元。

    诉讼过程中,孙宏涛的伤残等级和护理依赖程度鉴定也被作出,结论是:左下肢伤残四级、右下肢伤残十级,日常生活部分护理依赖,护理人数需1人。

    20047月至11月,法庭先后三次开庭审理。最后南阳市宛城区法院判决:

    一、被告李某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孙宏涛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定残后护理费、鉴定费、检查费、精神损害抚慰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继续治疗期间误工费、护理费、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交通费共计479222.30元;

    二、被告辽宁省路桥公司、被告南阳远东装饰有限公司、被告王某负连带赔偿责任;三、驳回原告其它诉讼请求。

    大周刊:200451《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正式施行,其内容与以前的法律规定相比,在人身损害赔偿方面有哪些大的变动?

    王方红:对于人身损害赔偿,我国《民法通则》及其意见虽然都有一些规定,但都非常原则,实践中一般都参照《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办法》的相关规定进行审理。司法解释做了许多“创造性”的规定,加强了对人身权利的司法保护,进一步强化全社会的权利尊重和保障意识,并且为法院提供了可操作的规范。

    《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较之以前的人身损害赔偿标准,增加了保护公民实际权益的内容。例如人身损害造成了精神损害,应当给付精神损害抚慰金;变过去对残疾受害人的收入损失不予赔偿为赔偿受害人的收入损失;以前被扶养人生活费赔偿标准按生活困难补助或基本生活费标准,现以平均生活费作为赔偿被扶养人生活费标准;对实际支出的费用和误工损失,按照差额据实赔偿;对未来的收入损失,因为具有抽象性和不确定性,按照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客观指标予以赔偿。

    大周刊:根据民事诉讼原理,法院判决一经生效就产生既判力,除非经过再审程序不得推翻。本案已经由法院做出终审判决,孙宏涛对其受到人身伤害这一事件再行起诉,是否符合法律的规定?

    姜钟:判决生效后,就产生既判力,当事人不得就双方争议的法律关系再行起诉。从法院角度讲,就是不得再受理,故也称为“一事不再理”。这既避免法院对同一事实做出相互矛盾的裁判,也可避免当事人“缠讼”。这里的“一事”包含三个要素:同一当事人、同一诉讼标的、同一诉讼请求。在本案中,孙宏涛第一次起诉的标的主要是医疗费,而第二次起诉的标的主要是后续治疗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可见,孙宏涛两次起诉的诉讼标的是不同的,所以并不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
最新案例介绍
一楼住户该不该交电梯费
小区停车位缘何频起风波
网络“拍砖”引发名誉权纠纷
商品房预售合同的效力
商标权转让要有据可依
擅自处理共有财产,无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