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竞彩
 
被控杀人两审均判死刑 艰难上诉终获无罪释放
时间:2010-8-8    摘自:燕赵晚报

由于被指控故意杀人,一审法院两次审理均判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二审法院查明事实后,认定原判证据不足,终审宣判被告人无罪。法学界的有关人士认为,一审和终审判决如此悬殊,在全国不多见,在河北更是罕见。这表明终审法院在关乎人命的判决上所持的慎重态度,以及高级审判机关推行“疑罪从无”法理的决心。

 

   2005127傍晚6时许,卸下沉重的镣铐后,67岁的沧县杜林镇刘李庄村农民李春兴缓步走出看守所大门。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愣是闯过两道“鬼门关”,重获新生。

 

    对于李春兴来说,这是一个悲喜交加的日子。悲的是,自己原本没有实施杀人的犯罪行为,却被两次判处死刑,险些做了“枪下冤魂”;喜的是,经过两年多的上诉,终获无罪释放。

 

    面对“生死两重天”截然相反的结局,李春兴不禁痛哭失声。

 

    “谁知道我还会活着回家”

 

    “我被冤枉得都死过两次了!……谁知道还会活着回家。”满脸疲惫、头发花白的李春兴老人提起自己所经历的这一场“牢狱之灾”,嘴唇发抖,眼里噙着泪水。

 

    李春兴是沧州市沧县杜林镇刘李庄村的农民。

 

    “现在回来了,可总感觉脚腕上还像是拴着铁链儿似的,老不敢迈脚。”李春兴说,自己简直就是做了一场噩梦。两年多前,刑警大声叫喊的“把杀人犯李春兴带上来!”那句话,现在还是感觉特别刺耳;坐在椅子上,长时间不让睡觉,一眯眼就会被捅一下脑袋,至今还不能忘记……

 

    李春兴还回忆了两个细节:公安局的刑警曾经骂他,自己犯罪还让家里人跟着受苦,那是缺德!他这才知道,老伴儿和小孙子也被警察抓来了,心里感到非常内疚;后来,还有一个中年男子悄悄地劝他说,老李,杀人的事关键在证据。如果有证据,不是你也是你;如果没证据,是你也不是你。你就是招了也没事。

 

    “我只好违心承认是自己杀了李树行”,李春兴说,后来警察紧接着问如何杀的、凶器在哪儿等等,他又说不上来。

 

    “案子前前后后经历了两年多,每次公安、检察院、法院的人审问我时,我都大喊冤枉。”李春兴说,好在现在改判无罪了,这第二次生命,可是省高院给的!

 

    2005122,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将李春兴的无罪判决书发往沧州。5天后,李春兴被宣告无罪释放。

 

    “拿到判决后,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整整两年半了,我可一直盼着这一天呀!”李春兴感慨不已。

 

    一审法院两次审理均判死刑

 

    李春兴曾经两次被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而这一切,都要回溯到两年多以前。

 

    2003721,沧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李春兴犯故意杀人罪,向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原告人郑春荣、李晓敏、李晓英、李晓忠亦向沧州市中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约一个月后,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随后作出了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判决被告人李春兴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我根本没有杀人,怎么能判死刑?我是被冤枉的呀!”李春兴眼含泪水说:“只要有一线希望,我就得上诉!”

 

    然而,李春兴家里已是一贫如洗,根本请不起二审辩护律师。上诉后,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通过河北省法律援助中心对李春兴实施法律援助。随即,河北省法律援助中心依法指派律师无偿为李春兴提供法律援助。二审当中,辩护律师通过大量的调查取证和详细阅卷工作,确立了无罪辩护的意见。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法官详细调查了李春兴一案。2004526,该院以李春兴犯故意杀人罪的“事实不清”为由,裁定撤销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发回重审。

 

    一个多月后,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另行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沧州市人民检察院支持公诉。

 

    沧州市人民检察院的指控称,2003530上午,被告人李春兴看到原村支部书记李春义的羊在吃别人家的枣树,感到很生气,加之此前与李春义有矛盾,当晚被告人李春兴拿斧子来到李春义的枣树地里,砍了李春义家四棵枣树。

 

    200366,被告人李春兴被公安机关传唤后,怀疑是村干部向公安机关报的案,又想起和现任村支书李树行的矛盾,当晚,被告人李春兴便产生了杀害李树行的念头。随即来到李春树家的新房处,找到还在看麦子的李树行,随手拿起一根木棍,朝正在熟睡的李树行头部狠打一棍,李树行因被钝性物打击致颅骨凹陷粉碎性骨折,颅底骨折,颅内出血,颅内压升高,压迫抑制生命中枢而死亡。

 

    沧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李春兴之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应依据《刑法》第232条之规定依法判决。

 

 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确认了公诉机关的指控,并采信了七个证据。

 

    其中有两个证据出自李春兴的口供。其一,被告人李春兴供述了砍毁前任村支书李春义家枣树的情况,以及因与现任村支书李树行有多年积怨,于66晚持木棍猛击李树行头部将其打死的情况,并有亲笔供词在卷。其二,公安机关现场勘查笔录记载的李春义枣树被砍和李树行被杀的现场情况与李春兴供述完全吻合。

 

    有两个证据为旁证。其一,证人李春树、郑春荣证实67凌晨4时许,发现李树行被害并报案的情况。其二,证人刘彦祥、郭洪恩证实,前几年,李春兴就有弄死李树行的意思表示。

 

    其他三项为公安局提供的证据。其一,沧县公安局尸检报告证实,死者李树行之损伤在左耳部及左耳后,表现为表皮剥落及皮肤挫伤,损伤特点符合钝性物打击所形成,经解剖见颅骨凹陷粉碎性骨折,颅底骨折,颅内出血。死亡原因是被钝性物打击头部,致颅骨凹陷粉碎性骨折,颅底骨折,颅内出血,颅内压升高,压迫抑制生命中枢而死亡。其二,现场提取的凶器木棍上的血迹与被害人李树行血型一致,均为“B”型。其三,沧州市公安局物证检验鉴定书证实,砍树现场发现的纸条系李春兴书写。

 

    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上述证据已形成一条证据链条,足以证实被告人李春兴实施了杀害李树行的犯罪行为。

 

    为此,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再次判决李春兴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同时判李春兴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经济损失10700元。

 

    五大“疑点”

 

    在一审判决认定的所有证据中,始终存在着五大疑点。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书明确提出了这些疑点所在。

 

    原判认定被告人李春兴故意杀死李树行的证据中,李春兴砍毁李春义家的枣树是事实,但是,这一事实与杀害李树行并没有必然联系。

 

    其二,原判认定,证人刘彦祥、郭洪恩证实,以前他们都听李春兴说过“有杀害李树行的想法”。但是,李春兴否认证人的这一说法。仅以证人的这一证言,难以认定李春兴确有杀害李树行的“犯意”。

 

    关于杀人凶器的摆放位置也是本案的重要疑点之一。

 

    原判认定,公安机关现场勘查尸体头部南侧有一木棍。然而,证人李春树证明看到的木棍却在尸体头部西侧,而在被告人李春兴的“有罪供述”中,却记得在作案后,将凶器木棍扔到了李树行尸体头部的东侧。

 

    一根“杀人木棍”,在同一时间里,竟出现了东、西、南三个截然不同的方位,而这种非常模糊甚至矛盾的“证据”,也成了为李春兴定罪的理由。

 

    一审法院认定,犯罪现场提取的木棍上检出了与被害人李树行血型一致的血迹,但这也不能确定是李春兴作的案。

 

    还有一个疑问是,原判决认定李春兴杀害李树行,只有李春兴曾经作过的有罪供述,并没有其他证据相佐证,而且,李春兴在公安侦查阶段已翻供。这至少说明他的内心是极其矛盾的。

 

    从看守所出来后,李春兴说,自己是被整得“生不如死”时,才被迫违心供认的。

 

    艰难上诉

 

    接到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重审死刑判决后,自感冤枉的李春兴立即再次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李春兴的辩护人律师说,本案是一起典型的只有被告人部分口供、没有其他任何证据证明被告人犯罪的刑事案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46条之规定,本案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终审判决支持了律师的辩护意见。该判决认为,《刑事诉讼法》第46条规定,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不轻信口供。只有被告人的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原判决认定被告人李春兴犯故意杀人罪证据不足,检察机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

 

    因此,依据《刑事诉讼法》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撤销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沧刑初字第75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宣告李春兴无罪。

 

    依法提出国家赔偿

 

    “两次一审与终审判决如此悬殊,而且人命关天,可以说一审和重审判决是错误的。”中国人民大学刑法基地教研中心博士左袖阳说。

 

    对此,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沧州市人民检察院、沧县公安局等部门的相关办案人员都坚持说自己是“依法办案”。

 

    李春兴的辩护律师则说,在一审和重审刑事诉讼中,如果司法机关能够严格坚持“疑罪从无”的刑事诉讼原则,能够“重证据、不轻信口供”,那么本案被告人就不会受到刑事追诉,不会被刑事羁押,不会被审查起诉,更不会两次被判处死刑;如果一审刑事诉讼办案机关——公安局、检察院和法院能够各司其职、相互制约、相互监督,保证办案质量,那么完全可以避免发生这样的悲剧。而在这两年半里,却放纵了真正的罪犯,贻误了宝贵的破案时机。

 

    辩护律师还说,司法机关还应加大对李树行被害一案的侦查力度,争取早日将真正的罪犯绳之以法,以告慰被害人李树行的在天之灵。

 

    此外,李春兴还委托康君元律师依法向沧州市人民检察院、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了国家赔偿。

 

    姜钟律师事务所律师姜钟说,李春兴遭受了“杀人”恶名,这漫长的羁押之灾,与原本可在“发还重审”程序就应洗刷冤屈的机会失之交臂,最终才以终审法院改判无罪的方式重获自由。

 

    这确实让人有喜有悲。喜的是,法律确实是公正、公平的;悲的是,从“有罪推定、疑罪从轻”的老执法观念转变到“疑罪从无”的新理念需要的时间有些漫长。

 

    姜钟说,实践中,执法不严谨的主要原因是疏忽了证据的三大特点,即客观性、合法性、关联性。所以,每一位法律工作者都应忘却想像、推理、估计,运用合法、严密、科学的思维去执行法律,这才是公众的呼声。

 

讼办案机关——公安局、检察院和法院能够各司其职、相互制约、相互监督,保证办案质量,那么完全可以避免发生这样的悲剧。而在这两年半里,却放纵了真正的罪犯,贻误了宝贵的破案时机。

 

    辩护律师还说,司法机关还应加大对李树行被害一案的侦查力度,争取早日将真正的罪犯绳之以法,以告慰被害人李树行的在天之灵。

 

    此外,李春兴还委托康君元律师依法向沧州市人民检察院、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了国家赔偿。

 

    姜钟律师事务所律师姜钟说,李春兴遭受了“杀人”恶名,这漫长的羁押之灾,与原本可在“发还重审”程序就应洗刷冤屈的机会失之交臂,最终才以终审法院改判无罪的方式重获自由。

 

    这确实让人有喜有悲。喜的是,法律确实是公正、公平的;悲的是,从“有罪推定、疑罪从轻”的老执法观念转变到“疑罪从无”的新理念需要的时间有些漫长。

 

    姜钟说,实践中,执法不严谨的主要原因是疏忽了证据的三大特点,即客观性、合法性、关联性。所以,每一位法律工作者都应忘却想像、推理、估计,运用合法、严密、科学的思维去执行法律,这才是公众的呼声。

 

勇气。”左袖阳说,可以说此案在河北省的刑事审判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值得社会关注,更值得政法领域执掌“生死大权”者深思。

最新案例介绍
一楼住户该不该交电梯费
小区停车位缘何频起风波
网络“拍砖”引发名誉权纠纷
商品房预售合同的效力
商标权转让要有据可依
擅自处理共有财产,无效